2021年4月27日首发于公众号“卜卜书斋”。此处为浓缩精编版,阅读全文请扫描文末二维码,在公众号“卜卜书斋”中搜索“斜杠青年”

#01 他(她)们是谁?

Shasha

客户管理  + 售后运营 + 团队管理 + 产品管理+ Mulan in DE 创办人

     我是Shasha,我在世界500强德企的深圳子公司工作了八年,先后做过客户管理、售后运营和团队管理,期间有一段在汉堡的外派经历。即将到30岁的时候我想给自己做个职场转型,同时换一种生活方式,很幸运申请到了德国总部的职位,所以现在是一个生活在汉堡的产品经理。我喜欢读书、旅行、做饭、看纪录片、听电子乐, 也喜欢研究商业模式。我热爱共享模式的产品, 热爱民间的力量, 热爱女性事业,所以非常热爱Mulan in DE。

Mulan in DE
华人女性在德国职场的互助团体,这里有从业多年的资深职场女将,也有即将进入德国职场的年轻职场人,有工程师,有科学家,有大学教授,有创业者,有律师,有艺术家,有媒体人……我们在不同的行业和领域贡献着各自的女性力量。Mulan in DE是讨论职场问题、探索职场方向的圆桌,也是扩展思维及人脉、分享跨行业跨领域信息的平台。作为一个互助团体,所有活动由团体成员自发组织,我们有一种分享、贡献和团队合作的文化。

卜卜书斋(BOB)
从在德华人团队自发形成的书籍拼箱转运与书类阅读分享社群,成功转型成为一家将书籍派送与销售初步一体化的概念书店。目前已经成立了公司,并且组建起各种商业流程和文化交流合作,致力于传播亚洲文化,实现留德华的纸质书自由。

Isaac

供应链管理 + 项目管理办公室(PMO) + 卜卜书斋(BOB)联合创办人

      基本上朋友都叫我Isaac(艾塞克),2015年来到德国,研究生毕业后,进了一个不错的世界500强德企工作,然后又跳到了另外一家500强担任项目管理办公室。这期间曾经外派回深圳工作过一段时间,当时一度考虑留在国内发展,但是好奇和不服输的心,还是驱动了自己重回这片德意志土地。因为觉得虽然完成了学业,但在升级打怪的路途上,还没有在德国把这个游戏好好通关,所以我回来了。关于德国职场、德语学习、PMP备考和饲养法斗等等,都可以找我聊聊。还有,想要书籍推荐信息和买书一定要找BOB!

Shu

资深人才招聘HR + 在读MBA + “一颗无趣的求职欲”博主

      曾经的面试恐惧症患者,为了摆脱始终被面试的宿命,怀揣着对人的强烈好奇心,在德国攻读比较文学硕士期间,便立志转行做HR,在被现实劝退无数次后,终于跨行进入德国某车企做了人力资源的实习。毕业后,另一个德国汽车集团在华子公司的HR管培项目砸中了我,让我这个门外汉有了回炉重造的机会,不仅接触了人力资源的全模块,还一脚踏入了人力资源业务合作伙伴 (HR Business Partner)的大门,之后分别经历了央企和某无人机公司的洗礼,完成了从“HR小白”到“”HR老大哥”的蜕变。在国内待久了,不安分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不仅对别处的生活心向往之,也想试探人生的边界,所以兜兜转转,又从中国折腾到了德国,目前就职于瑞士某IT公司的德国分部,专注人才招聘,同时还在攻读MBA学位。

一颗无趣的求职欲
德国职场类公众号,定期发布德国的中文类岗位,分享在德国的求职经验和职场信息,提供在德国求职和职业发展的咨询服务。


#02 他(她)们怎么会聚在一起?

      他们曾经于同一时间段在深圳工作和生活,却在喧闹的街头擦肩而过,而德国汉堡再次让他们的世界有了交集。Isaac和Shasha曾经就职于位于汉堡的同一家公司,完成了从同事到朋友的升华。Shu和Shasha最初结缘于微博,却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在领英认出了彼此。而与Isaac共同创办BOB的合伙人是Shu的同窗好友,这也将素未谋面的两个人联系在了一起。际遇让他们惺惺相惜,目标让他们共同努力前行,用各自的方式助力在德国打拼的华人。


# 03 斜杠青年间的互相提问

Shasha:你为什么会想创办BOB?BOB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有意思!

Isaac:BOB这个名字其实是在2月中才正式向外推广出去的,最开始的BOB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书籍采购与运营经验的四人小团队。做项目管理的人都喜欢思前想后,因此今年我用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去跟我自己的思想谈判和对弈,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站在了BOB的最前线。创办的初衷就跟BOB最初的口号一样:实现德国华人的中文纸质书自由。现在的阅读社群已经有将近五百人,其实我的愿望,也是众多活跃在BOB社群的各行各业优秀华人的愿望:我们共同创建属于我们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领地,将BOB卜卜书斋落地,成为线下书店。除此之外,创办BOB的原因还有两点:纸质书自由的同时,BOB也想让大家能够真切同步感受到我们亚洲书籍文化的传承与进步;另外让亚洲文化走出国门,让更多国外对亚洲文化感兴趣的人,能够真正接触到与时俱进的亚洲文化。

BOB的全称是BeOriental Books,中文名是卜卜书斋,品牌商标也是根据这两个名字而设计出来的。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我一直都喜欢尽善尽美地做好生活与工作给予我的一切任务,所以我把BOB看成了一个项目去进行。Be oriental 潜在的意思,就是让更多的人融入到BOB社群,通过书店主动或者被动地,对中国甚至亚洲文化有更深一步的认知;另外,书店的简称BOB,也是迎合了德国简约的品牌文化特点,让大家能对品牌朗朗上口。卜卜书斋这个中文名与粤语“卜卜斋”不谋而合,后者是近代中国或者新中国刚成立时候,对私塾或者小学堂的俗称。把这个名字融入到书店中文名中,首先是我作为广州人对粤语和家乡的热爱,其次是与书店简称BOB有异曲同工之妙。

Shu:BOB只是做书籍销售吗?

Isaac:除了书籍销售外,现在的BOB能够提供给大家的,最直接的就是中德拼箱运书。BOB以自然月为单位,每月组织一次,从中国运输中文书籍到德国,除了帮助社群里的各位小伙伴把书籍转运到德国外,BOB也会在社群中,每月推荐和销售国内的热品和精品书籍。社群里面的各位共同点就是爱书,不同点是来自于各行各业,比如有经济学博士,也有幼儿中文教学专家,有化学工程师,也有运管管理专家,等等。BOB近期正在组建BOB活动创造营,在接下来的五月,就会有定期与不定期的各种线上活动。举例如每周早读、断网即兴阅读、月度共读、年度读书计划等,这些名称听起来都是读书,实际却是以不同的形式,通过不同平台和不同流程去带动阅读、感受阅读、交流阅读。之后我们会围绕书籍,展开多方面的合作,BOB能带给大家的,不仅是手握中文纸质书的喜悦,还能化解大家知己难觅的难题。爱读书的你都是发光的,能把BOB照亮,彼此温暖。

Shasha: BOB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Isaac:现在做各式各样的拼箱运输和接龙拼购的平台和群体非常多,因为疫情的原因如雨后春笋发展迅速。而说实话,中文书店在德国也不是没有先例,怎么能做出BOB的特别之处,确实是我们团队一直在思考的话题之一。

做有温度的书斋是BOB从初建团队就提出的口号。作为曾经从事供应链管理的我也深知在企业运营中,敏捷响应的商业流程很重要,如何培育出一个有生命力的书店形象也非常重要。BOB是在流程化的基础上建立的,但BOB社群的生命力将会体现在內部的思想碰撞上,如#BOB书籍研究所#中自发的「周一早读书分享」和「周三断网读书」;如#BOB活动创造营#中发起的「中德二手书传递项目」和「月读计划」。如果你是社群的一份子,你会感受到每本书籍的推荐或者三言两语的读后分享都存在着温度。每箱派送的书都会高要求地包装好;每本社群成员推荐的书都争取能够在书店上架并每月总结出推送供社群成员回顾;每个社群成员的问题都会被一一解答;每个活动的组织都是发自内心地面向社群成员,如此种种。BOB不仅是盈利性的书店,而是将会成为有温度的精神领地,每位社群成员和从BOB的服务中获益的各位将会体会到这种温度和交流。

Shu:  我在BOB只能买到中文书吗?

Isaac:如果大家有看过之前所介绍的关于BOB的全称还有书店名字的由来,这个问题可能已经不用再详细地回答。BOB的目标不仅仅是实现各位留德华人的中文纸质书自由,更是借此让久居海外的各位留德华人能够接触与时俱进的中国书籍文化。BOB在选书上也会花上功夫,其中BOB典藏类经推书籍如《传家》基本都围绕着中国文化为主题进行选书上架。书籍的价值不只是阅读,更也是能够作为一种可存放的知识库。假设当你被国外友人问起二十四节气或者中国文字的演变,也许你可以即兴网上搜索,但是通过你阅读基础上的个人表达,体现的也许就不仅是一种知识,而是一种形象,一种“这就是中国”的活生生的形象。

另外一方面,BOB团队与德国当地的出版社和作家也有合作。在今后的网上书店,估计接近30%的书籍都会是外语(大部分为德语)书籍,你能找到的德国中译本书籍,我们都非常乐意将其德国原著上架BOB书店。在活动方面,更是会助力德国当地主打亚洲文化书籍的出版社和作家组织各种形式的宣传活动,希望不久的将来,线下活动也可以实现起来。

Shu:BOB已经发展了三个月,有听到过任何反对的声音吗?

Isaac:在组织比如Clubhouse的线上活动时,也会被问到在电子书风靡一时的现在为什么还会有信心创办书店。BOB所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销售实体纸质书的本身,更多的是如何让更多的人回归纸质书阅读。让我们在享受电子书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重新体会纸质书超出读物本身的价值与历史沉淀。

实现纸质书自由,摆脱一书难求的中文纸质书现状是BOB的目标。解馋,各大中餐馆蜂拥而至;解渴,美轮美奂的奶茶店争前恐后;很多东西,都是从无到有,都是通过尝试,积累然后成熟。当我决心要做这个书店的时候,我就没有想过我会放弃。就好像我的合伙人说的,当她决定跟我一起跟我开这个书店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心要跟我陪跑一辈子的。

另外,有反对的声音,也就是有被关注,有被考虑,有被渴望做得更好。我还算是一个比较听得进“忠言”的人,同时我也是很喜欢聆听的人。作为项目经理,不听清楚项目干系人想要什么,怎么能跟在后面“拍马屁”呢?基本上反对的声音我都能听进去,而且思考,过滤,从而从中获得有效的信息,形成对BOB各种活动和运营项目更好的WBS。

不过,BOB会有TA自己的底线,就像每个人,都应该保持自己的初心,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作为一个企业,BOB还是会坚守自己的企业文化和职业素养。对推荐的和卖出的每一本书负责,也是BOB近期所提炼出来的概念。而萌生这个概念也许源于一次活动中被建议到:“现在幼儿教育书籍(童书)应该是在书籍销售中最赚钱的,你应该随便进一些价格低的童书,在德国大力宣传高价卖出。”当时我只想到的是,BOB的特别之处会通过TA的不断发展和改造让消费者真正感受到(我在EP02也有说明),而转变消费者既定的消费观念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事情,而让大家拥抱纸质书阅读也是我们的目标。作为联合创办人的我,也会经常去想方设法去构建一些蓝图和过程,真切考虑如何通过活动和BOB所输出的文字推送和宣传材料让消费者感受到我们的品牌理念和目标。说实话,做书店,确实真的非常有趣!而如何把运营工作和文化工作相互融合进行共创这个事情,更加有趣!反对的声音只有让我更加有动力做得更好。

Shu:BOB未来的打算是什么?

Isaac:第一个目标,当然是把实体书店落地成为汉堡第一家线下亚洲文化为主的书店。而这个目标实现之前肯定需要一定的积累,其中不仅是原始财富的积累,还有BOB不断成长的品牌活动和产品线优化。同时,我们也在积极主动地寻求更多的商业活动和文化活动上的合作,我也非常开心有很多当地或者华人作者主动联系我们。我下个月,我们的官方网站就会成为博客和网上商店一体化的媒介,而在年底,我们更是有可能成为景德镇新派陶瓷的欧洲唯一总代理。

第二个目标,为在德华人推荐更多好书,组织更多好活动虽然我自己在从事供应链和项目管理也有一定的时间和经验,但是当自己作为一个公司的联合创办人的时候,当中所要考虑和琢磨的事情好比父母对待孩子的教育一样,热情与失落并行,决心和焦虑齐驱。BOB再往后的日子希望能够更加真切实在地聆听到消费者的愿望去做好更多高质量的活动,其中不仅是线上的分享和讲座类活动,还有线下的社群组建。另外在各种的自媒体营销上提高内容输出。其次,在书籍销售价格上尽量地满足消费者,多推送国内一线书籍文化的信息。BOB的未来不只是我作为创始人的一个赚钱的工具,而是在德国的各位华人所喜闻乐见的品牌,就像陪伴大家一起读书的,有温度的书斋。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卜卜书斋、Mulan in DE和一颗无趣的求职欲?欢迎搜索并关注微信公众号。

卜卜书斋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